深情的人,被唤做舔狗

tiangou 3月前 31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深海逐豚(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09067768/

文|深海逐豚

1.

一六年十二月的冬天,周围一片白,艳阳高照,头皮发热,手指却冰冷。

这天儿挺奇怪的。

许是觉着怪冷的,老张从背包拿出一双手套套在手指上。

“你这手套哪儿买的,怎么这么丑。”小玉歪着头问老张。

“你们不是说爬山露营赏雪吗,重庆又不怎么下雪,我翻箱倒柜才找到这一套。你管它好不好看,保暖就成,都过去这么久了,它还是崭新的。”

小玉拉过老张的手,仔细瞧了瞧,沉思了一会儿,说:“老张,这不是前两年你女朋友送你的那条吗?”

“对啊。”老张看着不远处高耸着的雪山,说:“我们也曾计划来爬雪山,不过一直没合适的时间。”

“这次怎么不带来?”小玉笑着问老张,表情有些莞尔。

老张抬起手摸了摸他红红的鼻子,不在意的笑笑,看上去有些迷糊。说道:“我们分手了,都一年多了。”

小玉说:“不好意思老张,我不知道,我以为你们后来复合了。”

老张说:“没事,都过去很久了。”

我过去递给老张一支烟,他拒绝,让我注意点素质,雪山上不要抽烟。我笑笑,烟是我悄悄留下的,一共只有四根,接着我把烟装回盒子里,问他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什么消息都没听说。

一阵寒风吹来,老张紧了紧脖子上套着的围脖,独自往雪山顶走着。老张说:“有些事,说不说又有什么区别?我总不能把自己被甩的事到处宣扬。”

老张回头看我们,催促我们赶紧走,歇的时间够长了。

我和小玉同时回答:“来了,来了。”

2.

一七年的夏天,我和张杰喝酒撸串过后,已经凌晨两点。

接着我们到老张自己的酒吧,又是几瓶酒下肚,瘫趴在桌子上。

张杰是一个歌手,我的大学同学,写着一些我听不懂的歌。

张杰不是唱流行音乐那个张杰,张杰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特色酒吧。

酒吧是老张通过学校创业园办起来的,大学里就开始创业,也算一种本事。酒吧里常放着各种淡雅又小众的歌,可每次张杰上台,他就只唱自己的歌。

服务员过来问老张,老板,要不要给你们煮点醒酒汤?

张杰挥了挥手,没说话,他也说不了话,或许是他根本说不出话。两箱酒24瓶,他喝了一大半,外加一瓶劲酒,一人一半。

喝醉后的张杰眼睛格外小,眯着眼,趁着醉意说着平时不会说的话,“老李,你看我像不像一条狗?”

“你这不是让我骂你吗?狗。”我笑道。

老张抬起头,说:“我去你大爷…,劳资说的不是这个。”

现在很流行的有一个词语叫舔狗,老张就是舔狗,狗中一霸。

老张的前女友超爱吃炒栗子,我们叫她叫栗子小姐。

大学时老张组过乐队,作为主唱兼吉他手的老张风靡一时。老张爱唱情歌,自然而然也吸引许多学妹粉丝。

栗子小姐爱听老张在台上唱歌,却不算老张的狂热粉丝。

栗子小姐喜欢的不是老张,而是老张唱歌时无所顾忌的性格。二十岁的姑娘总是这样,偏爱文艺范儿。

唱歌时的老张多酷啊,甚至沉迷到专业课都不上,躲在排练室一个劲儿练歌。老张喜欢被别人追捧的感觉,高高在上的滋味儿总是好的。

不知是欲擒故纵还是如何,栗子小姐每次都等老张开场许久后才到场,听老张唱完歌就离开,老张歌时也从不跟着唱。很多女孩儿常在老张唱完歌之后递给他一瓶水,或是拍照留念。

但栗子小姐不是,她和其他女孩儿不一样,就像路过的陌生人,停顿休恬,根本不是为了听歌。

当一个人习惯一种感觉太久之后,突然发现有人违背他的感觉,总会想办法改掉这个习惯,当然是改变别人。

这道理就像众多故事里的富家女孩儿不爱富家少爷,偏偏爱上穷苦男孩儿一样。

老张对栗子小姐上心了,上心意味着对她感兴趣。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开始感兴趣,那就离爱上她不远了。

至今我记得老张在宿舍跟我们讲:“那个女孩儿有些特别,说不清为什么,但她跟其他女孩儿不一样。”

我们起哄说你去追啊。

他说:“仅仅是觉着有些不同,又不是喜欢上她了。”

甚至有一次,我们寝室六人结伴去上课的路上遇到栗子小姐。夏天,许多女孩儿穿着超短裤,栗子小姐也是。

本来几个油腻男人走在一起往四周打望,看着学姐白白的大腿,学妹青涩的面容。老张正跟我们说哪条大腿更好看,栗子小姐出现在不远处,同行的一哥们儿指着栗子小姐的腿说,“这个更白。”

老张突然说:“你们有没有觉着她穿的超短裤有些短过头了。”

我们笑道:“人家裤子再短,有你什么事,你不是说不喜欢她吗。”

老张汕汕没说话,只是催促我们赶紧走,快要上课了。

到了教室,我发给老张一条消息:“这么关注人家?”

老张说:“没有关注。”

我写:“当你嫌弃一个女生超短裤太短的时候,你就真的爱上她了。”

他让我好好听课。

3.

后来老张和栗子小姐突然就在一起了,四月的前一天。

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我们并没有太大惊讶,只是问老张表白过程。大学里的同学对什么都不在意,就喜欢凑热闹,特别是宿舍有人谈恋爱,总喜欢调侃。

老张给栗子小姐一个人唱了一首歌,专门写给栗子小姐的情歌。

老张这样唱:

我告诉自己爱孤独 你总在我心上跳舞

涓滴意念成了湖 栗树开花飘远方

旅客已有既定方向 我终将会到你床上

千难万险拦不住 我思念你啊

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于是用全力将山移

如果你爱我 请给我信号

栗子小姐笑他流氓,唱的一首流氓歌。

老张狡辩这是特色。

栗子小姐说你确实色色的。

老张问:“你同意吗?关于表白。”

栗子小姐反问:“你知道栗子树一般什么时候开花吗?”

老张摸摸头道:“不知道。”

栗子小姐问老张,你歌词里为什么说栗子树会开花。

老张说:“我猜的,你不喜欢鲜花吗?。”

栗子小姐捂住嘴巴笑,然后说:“你真可爱,我们可以先试试,不过得等到栗子树开花的时候才真的答应你。”

老张很高兴,一个劲儿的说好。

老张回头百度了一下栗子树开花的时间,五月份,而此时是三月的最后一天。

为期一个月的恋爱实践时间,感受两人合不合适,刚刚好。

4.

老张开始了疯狂示爱,用尽全力让栗子小姐感受到自己的爱意。

哪怕晚上十点半,栗子小姐告诉老张想吃零食,老张也会放下一切,跑到校园超市买好东西送到栗子小姐楼下,而宿舍关门的时间是十一点。

我们常在一起打游戏,约上三五好友寝室开黑,英雄都选好了,召唤师都准备完成。栗子小姐的一个电话打来,老张每次都选择挂礼,点头哈要,像极了后校门口蹲在老树旁的老黑狗。

生活中的老张是个本分的人,实践时间里嘴都没亲到一次。

一个月的时间很长,足足四个星期;一个月的时间很短,幸福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于老张而言。

四月底,老张和栗子小姐正散步,这一次栗子小姐主动牵起老张的手,并且亲吻老张,然后说:“阿杰,对不起,我们真的不合适,通过舞台美化的人总要回归本质,我喜欢的是那个舞台上的你。这是我的初吻,谢谢这一个月时间你的爱。”

老张失恋了,在四月底。

老张回到宿舍就上床睡觉,许多人爱用吃东西的方式发泄烦恼,更甚者吵闹大哭,最痛心的一种方式是默默承受,他不喜欢让别人知道他内心的想法。

老张爱喝酒,在五月初,找了个星期六我们一起吃火锅。

我们问他怎么突然想吃火锅。

他说,老板,再来一箱酒。

学生时代的我们不喜欢喝白酒,因为很容易醉,红酒又太贵,啤酒正合适,喝上十来瓶和一瓶江小白的醉意差不多。

我们喝的不是酒,是喜欢碰杯的声音,以及一饮而下的感觉。

老张以前喝酒从来不醉,哪怕朋友灌酒,他都保持一份理智,甚至喝了七八瓶就装醉,道一声不胜酒力。

那天夜里,老张是被我们抬回去的,也不算抬,两个人搀扶拖着走。喝醉后的人好似变重一样,抬不动。

5.

栗子小姐的故事就这么完了,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老张不愿意,初吻都献给我,这不是暗示我继续努力吗?

老张和栗子小姐还是朋友,相爱过的人做不成朋友的道理任何人都懂,老张不信,这是他的机会。

老张依旧嘘寒问暖,打听栗子小姐的事。

栗子小姐遇到麻烦事,她准备考研,图书馆却占不到位置,老张起早床去占,然后让栗子小姐坐。

栗子小姐是演讲社团的社长,经常集合社员举办演讲比赛。社员不配合,大多数都在演讲开始后才到场。设备太重,人员太少搬不动,老张来,并且叫上宿舍的同学一起来,然后掏腰包请我们吃饭。

有一段时间栗子小姐缺钱,社团经费紧张,老张赞助。栗子小姐不要。老张说,算我私人借给你的。栗子小姐迫于无赖,时间所剩无几,只得接受。

我们总说这段感情该放下了,如果她爱你,哪里会舍得让你这么累。

老张常说:“这是我欠她的。”

初吻多贵啊,不仅仅是亲一次那么简单,还得付出感情。

朋友笑话他矫情。

我接下句矫情似狗。

然后都开始笑,老张也笑,苦笑中带着些许无奈。

6.

老张是舔狗,不是我说的,也不是老张说的,栗子小姐朋友说的。

同宿舍一室友认识栗子小姐一个朋友,栗子小姐的联系方式就是从她那儿打听来的,室友生日组一酒局,在老张的酒吧里举行,同桌的就有她。

喝酒过程中,室友那朋友开玩笑的吐槽老张是舔狗,劝他放弃。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小玉也在,便将话题往别处引,可这没用,老张有些心不在焉,直到最后唱歌才回转。

小玉是酒吧的服务员,比我们大四五岁的样子。老张常在学校,酒吧大事小事进货管账啥的都是小玉在管,我们叫她玉姐。

小玉以前也有一家自己酒吧,后来老城区拆迁,酒吧倒了。

老张以前给小玉打工,兼职唱歌。

老城区拆迁过后,小玉得到一笔补偿金,市区分到一套房子。

小玉不爱唱歌却唱的很非常,我有幸听过一次,我觉得比电视上那些小鲜肉强。小玉爱听歌,所以开了酒吧。

小玉说:“做酒吧生意是为了能随时听到自己想听的歌,顺便还能挣到钱养活自己,何乐而不为。”

我们说她财大气粗,挣着抱大腿。

她让我们滚,骂我们死相。

后来老张有了自己的酒吧,没有太多精力去运营,于是找到小玉帮忙。

小玉想都没想,一口答应。拆迁得到的钱已经够后半生生活,平时管管账,轻松又好玩,干嘛不答应?

小玉知道老张的事,小玉是我们诉苦的完美对象,只听不说。

栗子小姐朋友说老张是舔狗。这话我们是不敢说的,提都不敢提。

老张只是笑笑,也不回复。

7.

一七年夏天,老张终于说自己是舔狗。应该是开窍了。

老张说完这话就躺下了,我不知道第二天他还记不记得这话。

这人跟人之间要是没缘分,你就是拼了命也没办法。

栗子小姐爱过老张,我们都知道。栗子小姐不爱老张,我们也知道。

以前老张的聊天工具签名是一朵花,表情里没有栗子话,只有一朵小红花,那是在三月底修改的。

隔了许久,某天我巧合的点进老张的个人主页,签名变了。

签名变了,不变的是文艺范儿。

“江湖路远,就此别过,很高兴认识你。”

这次的签名,真的没有小红花了。


ENd.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