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iren Borisa的讲座后:对可不可以不做舔狗的可能性探索

tiangou 3月前 19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ارو(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16633474/

讲座主题是Cyberspace and Sexual Politics of Caste and Queerness in India。po出几张they在各交友软件tinder/Grindr上与一些人的一些对话。“你似博似婆罗门哦?婆罗门居然也喝酒啊。” “你看起来倒似像bhangi。” “哇好man, 你似Jaat, 还似Rajput, 还似Maratha哦?” 云,小时候没钱,在小地方要攒一个星期零花钱才能去一次网吧,45卢比一小时。那个时候大哥哥帮忙开了第一个雅虎账号,进了秘密的聊天室,觉得一个星期里面就这一个小时是不孤单的,可以跟别人讲我稀饭男孩纸。可似怕被发现,都似用的假名假profile。大了去德里,去JNU读书,慢慢发现一件事:就酷儿群体在网上的空间总被看作似非常transgressive,非常aspirational嘞乌托邦,只有在那里才能超越世俗限制成就自我身份。所以,在聊天时遭遇上述问题之后,they提出这个社区里的种姓问题,遭到反驳,我们似自由空间,不要在这里谈论什么种姓,我们没有这种问题。但似,原来阔以让很多人勃起的那些形象,they 云,早已被社会的各种规约戳满印章。比如在软件上嗦自己是Jaat, Rajput, Maratha,大家就自动联想到,男淫,大屌,莫卧儿以及大英帝国时代的warrior。类似,自己造嘞这个假身份,不外乎似各种desirable elements 合集的一种:去gay bar,听得懂嘞种音乐,穿时髦衣服,说流利英语,高种姓名字。总之,用自己的假身份来表演。


但似也不似表演,而是survival。

they滋道,不包装自己,就没人稀饭,没有龟速感,更严重的似,没有权利呆在这个群体里。不承认种姓问题的酷儿网络空间,其似早已被某些种姓无形占领了。这就似,无穷无尽的perpetuation。所以,they现在能站在伦敦站在soas慷慨陈词,似因为英语好,打扮得漂漂亮亮,夺取了一些话语权,开启了种姓话题,以及,谈论种姓话题的政治正确,落在they头上。所以,似博似阔以嗦,

我就连用流利的英语说话,穿得好看,都是对这个体制嘞 同谋喃?
不愿意带童鞋去they家,因为家,又偏远又满是种姓痕迹,就像即使德里,不同嘞区也代表着不同程度的desirability一样。在大学分配到一个私人房间,开心,各种个性布置,请圈内好友&好友的好友来房间开趴,准备啥子吃的喝的耍的放啥子音乐整哪种流程,非常用心,想借此机会极力宣扬一下个性。结果,还是有个不太熟的“好友”,倒酒,“哎呀我今天不太想喝酒。” 等哈儿别人买来另一种高级酒,“哎这个我可以喝点。” 于似,

舔得再用心,舔狗还是舔狗。
舔狗嘞家庭背景学历收入生活方式社交圈子,就连长相,都是戳上了钢印嘞。标榜自己是酷儿,并不一定就让自己变酷了,因为,与“酷儿”一词接踵而来的是一系列内部规约,也就是说,酷只能是某一种酷,而不能是任何一种酷。Dhiren Borisa,云,我们这种做学术的做的是自己的vulnerability。



以及一定要分享的     desi人的一种勃起    ¥#%……&*


中间脑壳上剃的“莫迪”
To totally change the topic(划掉), 谈恋爱,我自己的破烂恋爱,难道不是在异性面前挥舞一堆可爱(阔以爱)的因素,标榜自己的,可爱吗。说别人的话,装别人的模样,成就了自己哪点?有些人,比如我,也许比较擅长在别人面前挥舞这些东西,也许是因为对那种desirability异常敏感。有些人,不包括我,在perpetuate的时候,理所当然大义凛然毅然决然,俗称“给人压力山大感的人”。

自勉。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