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狗没有春天

tiangou 3月前 34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兔子警官(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26451549/

五月一号晚上十一点,舔狗新发朋友圈:愿岁月静好。配图是出租房小饭桌上一盆洗干净的红提。

所有朋友都知道舔狗又回家了,此时距离她这次离家出走过去了三十六小时,距离她上一次离家出走过去了大约七个月,距离她将要打上前台小妹门上去还有一个多月,距离她将要全面崩溃还有大约一个半月。

舔狗的世界从来都不会岁月静好,她的春天从头到尾都没有到来过,只是她自己不明白。


舔狗生动展示
我不该叫她舔狗,因为她从高中开始跟我就是朋友,但是所有人都叫她舔狗,怒其毫无骨气。

故事要从很多年前,我们还在读大三的时候说起。

那时候舔狗还不叫舔狗,我们叫她小K小姐。故事的另一位主角,我们叫他郭大胖先生。

相识(勾搭)
小K和我是高中同学,高考后我留在本省,她去了上海某普通一本。郭大胖是邻省某市人,和我们同届,上海某top3高校电气类专业。

本来毫不相干的两个人,被一个叫做人人网的神奇网站(暴露年纪了)联系到了一起。

郭大胖的室友和小K大学同学是高中同学,某次郭大胖的室友与小K的同学聚会,两人均在照片中被圈了出来,引来郭大胖和小K都在该照片下评论。

小K当年也是啥都敢穿,夏天清凉吊带配短裙做头像,很是青春逼人。

郭大胖看一眼头像,回复她,“妹子很漂亮啊!”

“duang”的一声,两个没有联系的人就这么撞上了。

乍一看,都以为郭大胖是个舔狗,而故事的背景和走向却并非如此。

当时的情况是,郭大胖在一个男多女少的和尚系,系里有个颜值中上成绩中上家境中上的妹子,正和郭大胖的一个条件相当的室友暧昧着。那种将将二十岁若即若离、像雾像雨又像风的暧昧,像黄梅雨天一样绵软、恼人、细碎。

该室友是个急性子的汉子,在长达几个月的暧昧拉锯中,感到力不从心、身心备受折磨,这时郭大胖看出端倪,主动与室友谈心。他开导室友,你们俩条件相当,你还是上海土著,这么一算要胜她一筹,要是这么巴巴儿地追,未必有好下场,听我的,对待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妹子,需要放置play。

室友一开始放置play,郭大胖就开始对妹子嘘寒问暖,早上蛋饼晚上奶茶地在自习室外面候着。

该室友是个直肠子,但不是个傻子,放置了一段时间,发现对方态度冷却,立马奋起直追,堵到人家宿舍楼下,把话说了个清楚,当天就在一起了。

据说当天场景极其感人,汉子妹子泪如雨下互表衷肠。为什么我们知道得这么清楚,因为世界说大很大,说小很小,我们还有高中同学也在那个系,全程看戏。然而小K转述郭大胖版本的故事却是:那男的死角蛮缠、寻死觅活连流眼泪的事情都做得出来,那妹子就心软呗。

郭大胖和室友自此形同陌路,好在该室友大多时间走读,宿舍关系没有那么尴尬,但是该汉子和妹子应该没跟朋友少说过这段曲折经历,郭大胖在系里的名声可想而知。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郭大胖在人人上夸了不认识的妹子那么一句。

小K远在上海另一端,一看人家页面上写着top3,人也白净个高,人畜无害的样子,简直就是白马王子。

从此,郭大胖每条动态必评,还主动要了QQ号,她一直跟我们这群朋友说:“他向我迈出了第一步,我就不在乎向他奔跑出一百步。”

热恋1.0
期中考郭大胖在室友中垫底、学生会活动竞选失利、系里人际关系告危。于某个秋风荡漾的晚上十一时许,他跟小K说,我好难过好孤独啊。

小K义无反顾坐上地铁,跨越大半个上海去。时至今日,说起这奔向他的一大步,她可能仍然心潮澎湃,不亚于阿姆斯特朗的那人类一大步。

当晚具体情形不得而知,只知道小K向我们大家宣布,她脱单了。

在那半个学期里,小K说自己都没单独用过一根吸管,所有的奶茶都要共用同一根吸管,可见热恋程度之高。

失恋1.0
那年冬天好像下雪了,顺道冷却了这来得快去得也快的热恋。

寒假期间,小K给郭大胖打电话,他也是断断续续地接。等到开学,先是手机一直关机,而后他从QQ上发了一条消息,说在香港交换一个学期,两人还是好聚好散吧。之后QQ就处于装死状态,无论小K发什么,都没有回应,人人和QQ空间的评论都被他秒删。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要是能彻底失恋,对小K来说可能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她也只是消沉了一个月,就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了。

大三暑假,小K的舅舅帮小K在家边上一所事业单位找了个实习,属于活儿少钱少贼省心的那种单位。因为军工相关,僧多粥少,狼多肉少,小K的出现让单位不少男同事蠢蠢欲动。

现在社会,男同事其实比女同事精明,这些男同事也都有很多人介绍,仗着工作稳定、有些人还带军衔,都心比天高,凭什么都对工作前途没有着落的实习生动心思呢?一是小K的舅舅在他们眼里也是领导了;二是大部分男同事处于被工作拴住走不了的状态,但是就地安家又有些捉襟见肘,小K本地人家境宽裕的优势就显现了出来。

那段时间,小K也着实过了一把风花雪月的日子,下班就是饭局,早晚都有人问安,周末还要考虑下答应哪些局。

暑假接近中段的时候,眼瞅着一个剑眉朗目又有点油嘴滑舌的小伙子就要成功上位,郭大胖给她回QQ了:开学能见见吗?

热恋2.0
姐妹团操碎了心,出的主意包括请准男友出场、泼茶水等等野蛮方式以发泄不满,小K都点头应承下来。

于是开学的第一天,我们都守着手机QQ群,等待复仇时刻,一小时没有更新、二小时没有更新,三小时没有更新,我们都担心是不是求爱不成,郭大胖把小K给杀了,小K倒是回了一句“和好了”再没了下文。

那天我们单独成了一个群,说自己掏心掏肺出谋划策,现在简直现世报,难怪说夫妻打架不能劝,劝了的没有好下场。

郭大胖挽回的理由我们不知道,但是复合之后我们却惊觉感觉小K的尊严大大降低了,比起暑假被捧在天上,开学了之后她倒像个保姆,每个周末奔波在去找郭大胖的路上,她倒能够自我安慰——郭大胖学业压力大,她反正没事干,不如把时间花在路上。

郭大胖也很关心上海各个区域的房价,和小K很开诚布公地聊了聊他家不是特别宽裕的情况,在地图上画了好几个圈儿,计划好他们将来的房子要在哪个区域,他家能拿多钱、小K父母需要补贴多钱、他自己要挣多少工资、小K最少拿到多钱工资,这在小K眼里,简直是变相地求婚啊。

这期间,郭大胖的父母还到过上海一次,小K见上准公婆了,拿了个两百块钱的红包,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更是死心塌地。

双双当了多年小学老师的准公婆很委婉地说:“我们喜欢爱学习的女孩子。”

小K心领神会,拒绝了舅舅关于考事业单位的建议,开始着手准备考研,还发誓也要考上郭大胖所在的top3,但是后来对自己的学习能力和自律能力也算有自知之明,早早和她本校的教授打了招呼,安心考本校研究生。

虽然考研很辛苦,但是每晚雷打不动抽出半小时剥坚果,把果仁装在保鲜袋里,周末给郭大胖——他特别懒,要剥的坚果一概不吃。

大四下学期,小K考研胜利,我们一圈朋友申出国的拿了offer、找工作的签了三方、考研的有了结果,都闲了下来,再凑在一起好好聊天的时候,才发现小K说起郭大胖的时候有些支支吾吾的,先说是保研,可是明明有同系的高中同学说没有他;说是考研,也没见着他复习。

小K被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得也疑神疑鬼,迂回地问了问他身边的同学,这才发现,他已经拿了美东某大学研究生的offer!

失恋2.0
小K去郭大胖学校,居然扑了个空,他回老家参加朋友婚礼。于是这场超级嘴仗转化为QQ打字,也使得我们一众姐妹团有幸能够围观到吵架现场截图。

Top3就是top3,吵起架来乍一看知识水平也上了一个档次。

譬如,小K是这么问的:你这人怎么这么自私?

郭大胖的回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ego,很少有人能够把其他事情放在超越ego的地位。

小K沉默了一会儿,可能是去百度“什么是ego”去了。

又譬如,小K是这么埋怨的:那你好歹告诉我一声,我可以和你一起准备出国。

郭大胖的回复是:那是个未知的世界,我不能强求你为我冒险,那就太自私了。

小K又沉默了一会儿,可能是受到了感动。

那天那么来来回回中,我们逐渐看清,对话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

郭大胖一心想分手,并且丝毫不觉得自己有过错,小K连句道歉都不可能要回来。

在郭大胖的心里,他的ego最重要,也是唯一重要。

这一回小K消沉了能有半年,研究生第一个学期后一半的时候,她和我们说:上海太他妈大了,上海太他妈忙了,我想回家。

她当时已经拿起了考公的资料,准备什么时候考上什么时候回家,研究生上到哪儿是哪儿,拿不到学历也没关系,有了工作,还要什么研究生。

圣诞节前后,我和回国来的大学同学小聚了一次,在实验室合照上居然看到了久违的郭大胖,世界真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出于好奇,我问了下郭大胖的近况,谁知我同学用一种很不屑的方式鼻子里出着气,说了句:那个屌丝!

于是我预感到其中的八卦,顺着问了下去。

郭大胖出国一个月的时候士气高昂,仿佛又飞黄腾达(第一次飞黄腾达是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一次。

一个月后就萎了,一没车、二没钱,他又是个男生,根本没有学长主动让他蹭车,干什么都不方便。

实验室甚至整个大学范围內的华人留学生圈子的女生他都搭讪了过去,压根就不奏效,人家女生统共才几个,而且选择面多广啊,僧多粥少、狼多肉少的情况比本科期间还要糟糕。一个女朋友都没骗到,还落下个屌丝的名号。

这段话听得我别提多爽,回家路上都美滋滋的,一看手机才发现群里炸开了,郭大胖也圣诞假回来了,求复合,小K已经同意了。

想到之前现世报的事情,我考虑了一天,才把郭大胖的境遇私聊告诉小K了,毕竟这意思就是:你就是个备胎呗,他情况不济了才想起来有个你。再怎么委婉,这话也不好听。

小K谢了我,但是还是选择了在一起。

这一次,我感到他们的关系其实是有质变的。

热恋3.0
这次复合很平淡,不知道是因为他们距离远,还是对我们已经不新鲜了,只知道小K又放下了考公,在准备出国。

小K英语不是很好,GRE肯定是困难重重,偶尔问过我们有没有什么神丹妙药,我们说郭大胖不是现成的过来人么。小K就遮遮掩掩的,说自己底子不好,郭大胖的路子对她不适用。

这起起落落的,用另一个朋友的话说,邓老总也不过三起三落,普通人谁受得了。

小K的GRE考得很差,托福分数也不是很好看,她说感觉前途不妙。郭大胖在视频电话里数落了她,这么笨,这么点儿分数,留什么学。她还问了他有没有什么推荐的学校,又被狠狠地说了:你水平这么差,我怎么知道这种档次的学校。

眼见着申请季就要来了,小K这儿一筹莫展的没有拿得出手的申请资料,这段感情眼看又要上死路,老天不知道是开眼还是特别不开眼,两年读完硕的郭大胖倒是自己从美国滚了回来——他找不到肯帮助他申请H1B签证的公司,别说靠运气抽签了,公司压根就不打算给他提供任何资料,他一想,横竖留不下来,还费什么劲儿,不如早点跑路回国,早点找工作。

滚回来落脚就在上海了,郭大胖在公司边上和人合租了个三居室,他住次卧,公共区域共用。没过几天,刚升研三的小K也搬了进去。

那住处离小K学校又是大半个小时地铁,我和另一个朋友嘀咕,这还没工作就开始通勤,朋友说:你快别说,就这苦,还是花钱买的,房租生活费一律AA,小K管这叫经济独立,郭大胖最欣赏的。

拉锯
两人住在一起,就没什么隐私。

小K考公的资料被郭大胖拿来垫桌角了,他已经放话了,上海这种大都市的机会不是二三线小城市能比的,在上海做一只鸡都比回老家当凤凰强。考公自然没影,就连小K父母商量给小K在老家买套婚前的房子都挑起了骂战,郭大胖说小K的心就不在他身上,不然怎么这么逃跑主义呢?

别看郭大胖说起话来站在道德制高点,可他就连拿到户口这么大的事情都没主动告诉小K,还是小K在家找病历的时候从抽屉角落翻出来的。

她拿着文件质问郭大胖,反倒被郭大胖说得哑口无言:你看你就没见过世面,一个户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们这种学历好工作好的人,户口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又不是你。

小K也没反驳什么,因为拿到户口毕竟是好事,眼看着他们就要结婚了,不然她也不找病历本,就是为了去医院去做个婚前体检的。

本来小K也没想婚检,但是郭大胖父母对小K过于瘦的体型有些担忧,怀疑是否好生孩子,这层担忧是郭大胖说的。小K气不过,说本来就身体倍儿棒,怕什么,检就检,检完报告扔他父母脸上。

果然都是生育的黄金年龄啊,体检顺利,于是他们约定小K签下三方就去领证,虽然这个时间节点选得怪怪的,一副你要没工作我们就不能结婚的样子,但小K找工作倒也顺利,十二月就可以领证了。

从朋友的角度,我们对郭大胖都不是很满意,看着他们领证心里总觉得怪怪的,没那么开心,所以小K因为郭大胖爽约离家出走时,我们都纷纷伸出橄榄枝,召唤她来自己家、自己城市来住。

最终小K选了同在上海的朋友家,住了一夜,两人都没睡觉,小K吐了一夜的苦水,说自己的沉没成本实在是太高太高了,高到负担不起分手。

她的调子定在这里——不分手,朋友就没法劝分了。

万万没想到,在我们心目中已经负分的郭大胖第一次做出了挽回的举动,买了两大袋水果——红提、蜜瓜,登门接小K。虽然都是他自己爱吃的水果,但是恋爱这么多年,他这么低三下四地求复合,很是新鲜,小K的第一次离家出走十二小时宣告破产。

郭大胖也当着朋友面坦言,主要他内心还感觉太年轻,没有结婚的准备,而且最近有个岗位竞争,给他半年时间,国庆前一定领证,请朋友监督。

小K一想,自己的研究生最后半年要忙论文、要忙单位实习,确实力不从心,要是入职之后结婚,还能有个婚假,何乐而不为。

半年多时间就这么快乐地淌了过去。

眼瞅着国庆越来越近了,突然我们的群里炸毛了,一个朋友圈截图:摇上号了,我要有房了!

我们分分打开朋友圈,包括小K自己,都没有看到郭大胖这一条朋友圈,发截图的那位朋友的大号也没有看到,是她做微商的小号看到的,也就是说,郭大胖连微商都没有屏蔽,就偏偏屏蔽了自己女票极其一众姐妹团。

小K这回可够强硬的,直接抢了郭大胖的手机就截图,那朋友圈下面还有个浓妆艳抹的据说女同事,和郭大胖来来回回好几条:

——真羡慕啊!

——没啥好羡慕,屌丝刚需啊!

——这下女朋友好找了。

——哪里哪里,谁看得上我啊。

截图发给了郭大胖父母,小K收拾收拾行李又离家出走住进了朋友家。

这回动静实在是大,郭大胖的老父亲都专程从老家赶来,陪儿子上门道歉,隐瞒要结婚事实主要是怕领导知道他要结婚,影响工作,在节骨眼上不得已撒个谎而已,他们老家算了日子了,四月底是个领证的好日子。

家长都出来拍胸脯了,小K自然乖乖回家,第二次离家出走又在十二小时內宣告破产。

其间小K又开始美滋滋地憧憬婚后生活,毕竟房子也有着落了,远归远,总算要有家了。

小K还坚持去时下很火的海狗体拍了结婚证要用的照片,虽然郭大胖埋怨说是智商税,领证的地方免费拍,小K还是任性了一回,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一辈子一回,每个环节都要认真对待。

时间飞速拨到四月二十九号上晚上八点,小K提前一天请好假,在家试穿了件白底红花的裙子显喜庆,还化了点儿妆,问郭大胖好不好看。

郭大胖看了看她的着装,有点诧异,说:“还行。”

小K拿出熨好的白衬衫,“明天你穿这个。”

“穿这多难受,不穿。”郭大胖嘀咕。

“明天要去领证啊!”

“我没请假,要去上班。”郭大胖一锤定音,无法更改。

小K忍着没发火,郭大胖倒是心大,呼呼大睡,小K辗转反侧,还在朋友群里吐槽,但大家见怪不怪,都安慰了几句。

小K早上又让郭大胖临时请病假,可他说项目太忙走不开,上班去了。

小K二话不说,熟门熟路收拾好东西出门了,上海本地朋友刚好出门旅游,有份备用钥匙在小K那儿,她微信上打了个招呼就入住了。

到了晚上,郭大胖没有来消息,倒是小K的父母来了消息,跟她说,老家学区重新划分了,去年想给她买的房子“倏”一下一夜间翻了番。还说今年24岁的表妹相亲居然被人家说时间不多了,过了25就困难了。

小K在微信群里说,她觉得除了郭大胖,她什么都没有了,一无所有。语气极其凄凉。

我们私下里商量,要不要找郭大胖,让他上门去接。可是这人的心思我们摸不透,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跌小K的架子,最终没有行动。

就这么到了五月一日晚上,小K还是回去了,大概是用她自己的方式找到台阶下了。

落幕
万万没想到,这段半死不活如同鸡肋般的肥皂剧,还能有这么劲爆的结尾。

上海的好友跟我们说:不好了,小K要和那对狗男女打起来了,我现在去那死胖子公司。

郭大胖也有犯低级错误的时候,ipad微信没有退出,跟公司前台MM的聊天被小K看了个直播——他们在商量端午郭大胖上门拜见岳父母的事情,拜见前台MM的父母。

这还得了,怪不得领证迟迟不见踪影,感情是有小三。

我们人在异地,觉得揪心的同时,也觉得奇怪,前台MM这么漂亮,上海机会这么多,怎么就看上郭大胖了呢,难不成说一套老远老远的房子,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我们担心小K一人去人家公司,势单力薄,会不会吃亏。但是转念一想,郭大胖工作的地方也是个外企,员工都是本科及以上的年轻人,是非观念还是很分明的,这种出轨的事情,他们未必会偏袒。

现场情形全凭及时赶到的朋友转述。

该公司是个研发中心,没有客户上门,前台MM只是文文静静挺清秀的女生,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女生,但是年轻,和我们想的妖艳jian货相去甚远。据说邻省郊区人士,家境很一般,工资一般,学历一般,郭大胖先追的她,这种海归又做了新上海人,又动不动自称高知家庭出生,小女生自然二话没说就好上了。面对着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前台,小K除了骂她眼睛瞎,其他倒也不好说什么。

至于同事,有同情小K的,有同情前台的,总之都是受害者,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小K这个女友的存在,直说郭大胖藏的深。

现实社会都是和事佬的多,和了和稀泥,也就散了,小K回了朋友家,想想气不过,打给郭大胖的父母告状,想着总得有个讲道理的吧。

能生出这么个儿子的父母,他们真不是一般人。在电话里他们说——

儿子是大人了,婚姻大事他们管不了,全听他自己的。不过谈了这么久都结不成婚,小K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啊!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